皖籍“布业大王”汪宽也的沪上风云

2019-11-01 10:42:24   作者:筱铖   来源:合肥晚报

我们回顾汪宽也的一生,从小学徒到店铺管事再到自己做老板,一路走来不难看出,他的以才称职、以能经营、以义取利、以绩服人的经商精神,终使他成为了徽商中的一代“布业大王”。


明清时期,不少徽州人打小就走出家门外出闯荡,并由此形成了历史上著名的“徽商”,其中不乏永载史册的人物。在这些人当中,有一位虽然不大为人所知,但却充满了传奇:不仅他所创办的企业成为全国同业之冠,而且去世后塑像还立于享誉海内外的上海豫园中。这人就是一代“布业大王”——休宁人汪宽也。

闯荡沪上以德诚经营

汪宽也,原名汪声洪,1866年出生于休宁城北海阳镇的一个书香门第。据《休宁县志》等史料记载,汪宽也的祖上有依靠诗书诵读而进仕高官的。遗传了祖上才情的汪宽也才思敏捷,深得私塾老师的器重。老师不止一次地劝其父让汪宽也走功名进仕这条路。可是由于家庭贫苦,汪父没有办法让他继续学业。和当时大多数人一样,不读书的汪宽也在十三四岁的年纪就必须独自出外谋生了。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徽商之路。如今在他的家乡还流传着不少他的故事。

汪宽也来到的地方是上海的祥泰布店。这家布店是上海滩十里洋场上鼎鼎有名的布号。虽然店主汪厚庄是汪宽也的叔父,但他对汪宽也一样要求严格。当然,汪宽也在学徒期间也能谨慎谦恭,恪尽职守,他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天生的察言观色的机灵劲,很快就得到了管事的器重。凡是重要的事儿,管事一律委派汪宽也去做。这样几个月后,发生了一件事。而正是这件事促成了汪宽也的独当一面。

一日,管事让汪宽也陪同他和一位洋商谈生意,洋商手里有一批上好的“阴丹士林”布料,愿意以市价的一半转手给祥泰布店。面对这样的好生意,管事自然急吼吼地就要签下合同,可汪宽也这时却先是伸手拿过布样,捻了捻,又嗅了嗅,接着又把一角放入嘴里细细品嚼,转回头偷偷向管事耳语:此批布料颜色微恙且有淡淡的咸味,应该是在运输过程中被海水浸湿过,布的品质恐怕难以保证。不料管事一点不惊讶地说:“这样的价格,我知道是浸过海水的,质量虽然差点,但这么低的价格,我们能够大赚一笔,一般人也看不出来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管事正想签字的时候,却不料平日里不大作声的汪宽也大吼道:“此等见利忘义之事,只会砸了我们的牌子。您若是执意签约,我就不干了,您还是另请高人吧。”汪宽也也没有想到的是,他这一吼,却为自己的人生开辟了一个新起点——了解了事情全过程的店主汪厚庄迅速撤了管事的职位,让汪宽也取而代之。

当然,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店主汪厚庄确实独具慧眼,汪宽也凭着平日里学成的本领和天资,把布店打理得营业额月月攀升。汪宽也也如同蛟龙入海般发挥着自己在商业上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
独辟蹊径打造新品牌

我们知道十九世纪末已是清朝末年,中国传统的布业在洋布的冲击之下早已是奄奄一息。如何才能振兴民族布业,是汪宽也一直思考的问题。研究后他发现,苏沪杭一带自古以来就是布业天堂,棉田遍布,织业繁盛,其中不乏精工细作的精品。但之所以在洋布的冲击之下步步败退,主要是因为没有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品牌。因此,他决心把“祥泰”打造成一个有别于别家布庄的独立品牌。

据《休宁县志》等史料记载,为了打造品牌,汪宽也首先制定了一套严格的技术标准,质量要求严格,经纬纱支数、幅度、长度、紧密度等,均有一定规格;然后便在上海近郊川沙、南汇、青浦诸县设立了专门为“祥泰”服务的“庄口”,并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,凡是能够达到这样技术标准的织户所生产出来的布,“祥泰”将以远高于市场基价的价格全部收购。

除此之外,汪宽也还创新了几个做法。首先,为了使得织户没有后顾之忧,他以极低的利息为织户提供贷款,贷款到期,以成品布抵款。这样一来,织户一旦和祥泰签约,等于进了一个旱涝保收的保险箱。其次,他看到由于连年战乱,一些棉农生活困苦,就带头号召同业捐资济困,并且带头以上海布业总公所的名义呈文农商部为灾民请免布税,得到批准。

随着这些措施的实施,汪宽也的生意越做越大。史料记载,没过几年汪宽也就在沪南、沪北分别创办起了振大、鸿济等典当铺子,后来又营造房屋无数。在此基础上,汪宽也又自建染坊,自购染料,并从休宁聘请名染匠精染,使布匹的质量超过了赫赫有名的“阴丹士林”布。还颇富创意地打造出专属于本号商标的“祥泰牌”毛蓝布及头巾、被单、青花蓝布帐等系列产品,不仅行销全国,还拓展了海外市场。

祥泰布庄因此跃居全国同业之冠,盈利丰厚。而对于这些利润,汪宽也又在家乡休宁以做其他领域的置办资金贮备力量,这也使得汪家一举成为休宁县的富裕家族。

大胆开拓钱庄新领域

应该说,汪宽也之所以能成为一代传奇,还在于他的居安思危,想的比别人多。例如,在布业经营红火时,他就认为不能拘泥于一个行当,若想执商界之牛耳,那就必须另辟领域,开创新的事业。

开创什么新的事业呢?他想到了家乡休宁历史悠久的钱庄。在当时外国银行资本的大举入侵下,传统的钱庄纷纷只能自保,却没有一个响当当的有凝聚力的牌子。汪宽也决心把这些大大小小的资本捏合在一块,让它成为能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金融资本。他把这想法和叔叔汪厚庄一说,立即得到了他的支持。有了这样雄厚的实力,传统钱庄纷纷入股汪宽也创办的“聚生”、“祥生”两个钱庄。汪宽也只用了很短的时间,就聚拢起了巨额的资本,最后甚至可以和外国银行资本一争高下了。

据史料记载,在“聚生”、“祥生”雄厚资本的支持下,当时的民族布业不仅摆脱了外国资本的掣肘,还趁着“一战”列强无暇东顾的有利时机,一举收复了中国市场,甚至依靠质优价廉的优势,开始进军国外市场。汪宽也因此也被布业同行们视为生意场上的“守护神”,在布业界具有很高的声望。


乐善好施美名扬商界

史学界认为,作为众多徽商的杰出代表,汪宽也之所以能泛舟商海几十年无一失足。主要得益于他的聪慧才智,当然与他品性中的敦厚持家、乐善好施也是分不开的。这一方面,在他的家乡休宁就流传着不少故事。

据当地人告诉我们,在1900年的时候,汪宽也曾与二弟一同返乡省亲,当时就花了不少银子专门买下休宁西门一座大宅院,供父亲颐养天年。而到了1924年春,随着四子、五子的相继问世,汪家人口大增,于是汪宽也回到家乡,并在很短时间内在北街筑起"志耕堂"屋宇,为一家老少安居。除此之外,当地人还说,家中父母的赡养死葬、兄弟姐妹的男女婚嫁,全由汪宽也一人张罗,竭力照拂。由此可见其敦厚、仁慈之心。

而对于地方慈善事业和公益事业,汪宽也同样热心相助,慷慨解囊。例如,他在任布业董事时,为裁厘减税奔走不息;在任徽宁会馆董事期间,又设养病院、造思归堂等慈善设施。又例如,1914年休宁夹溪桥水毁重修工程缺银,汪宽也获悉后,随即发动上海的同乡,共同捐集银元近2万元;1918年,休宁遭受百年未遇的洪灾,他又紧急采购西贡大米千担运回家乡,以赈济饥民。

还有件事,也足见汪宽也乐善好施的性格。在他经营钱庄期间,偶遇无锡工商界巨头荣宗敬、荣德生兄弟因开办面粉加工厂资金匮乏遍寻资金无着。汪宽也知道后,毫不犹豫地为荣氏兄弟奔走、斡旋,从祥泰的两座钱庄贷出十万银元,贷期三年,立解荣氏兄弟燃眉之急。

但令人惋惜的是,1924年农历腊月二十二,一代徽商汪宽也因病在故乡离世,享年58岁。为了纪念他,第二年,上海布业公所及全体同业合力为他铸铜像立于上海布业公所内(即今天的豫园湖心亭东侧),并撰文刻碑。据了解,现在汪宽也的铜像原件仍完好保存于上海博物馆。而我们回顾汪宽也的一生,从小学徒到店铺管事再到自己做老板,一路走来不难看出,他的以才称职、以能经营、以义取利、以绩服人的经商精神,终使他成为了徽商中的一代“布业大王”。

编辑:书文

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,任何人不得转载、复制、重制、改动、展示或使用《徽商》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,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,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

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